分享到
作者:中国教育学会 来源: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

 

致中学语文教师的倡议书

 



尊敬的中学语文教师:

  你们好!

  为提升教师专业水平,促进教师文化修养,实现教书育人目的,经研究,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(以下简称专委会)从2020年开始,用五年时间在全国推行 中学语文教师“读书种子计划”。现在,特向全国中学语文教师发出倡议,诚望大家大力支持并积极参加这项活动,共同推进活动顺利开展,取得预期效果。


  中学语文教师“读书种子计划”经国内著名专家学者提议,由委员会制定实施方案并负责具体落实工作。该计划重要内容之一是向全国语文教师提供“推荐书目”,为此,专委会理事和学术委员推荐了近千种著作,融汇古今,涵盖中外,在此基础上,我们斟酌损益,数易其稿,最终遴选出105种著作。这个“推荐书目”凝结了专家学者和专委会成员的心血,今天呈献给你们。


  “推荐书目”分三大类。第一大类是“语文教育”,第二大类是“教育学、心理学”,第三大类是“中外历史、文化、哲学”。它们有的属于专业奠基之作,有的学术影响巨大,相信对提高语文教师教学修养会有较多助益。


  我们认为,教师生涯中须啃下一些有价值书奠基,尤其是那些直接有助于教学的著作。这些书是教学的好帮手,有了它可以使教师授课严谨,施教科学。比如《中国古代文体概论》就是这样的好书。本书作者指出,《岳阳楼记》《醉翁亭记》都属于“台阁名胜记”,不归入一般游记体;山水游记的开山之作应是《永州八记》。作者还指出《核舟记》不是普通说明文,《桃花源记》属于虚构之作,与游记不是一回事。像这样的好书,的确是一线教师的良师益友。


  啃下一些书,要有蚂蚁啃骨头的精神,细读,熟读,一直读到融入心灵,化为己有,形成营养,助己成长。《诗经》《论语》《说文解字》等就是需要这样读的书。教师读书要选准目标,要选文化原典来读,要读整部书。在中国文化典籍中,有些书处于核心位置,在世界上影响巨大。当年西方传教士翻译了一部分给西方读者,在西方世界引发强烈反响。大家读一读《中西文化关系史》就知道了。有人讲过,语文教师要读的第一本书就应该是《说文解字》。这话很有道理,因为这类书值得陪伴你一生。世上的书有无数,最该读的是原典书,它是源头,是树根,是清澈的蓝天,没有烟云和雾霭。


  教师读书要以教材为基础,同时又要跳出教材,走向更广阔的的天空。教材是我们教学的依据,但教师作为教育工作者,还必须超越教材,进入到学术高度,自由呼吸。学术的本质在于求真,在于独立思考,在于创新。教师的精神生命在于不断进步,唯有如此才能站稳讲台,才能培养学生的批判性阅读能力。新课程标准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高的要求,教师要达到这个目标,一定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学术水平。在“推荐书目”中,这样的著作是很多的,每一本都值得静下心来,深入进去,咀嚼体味。教师的文化站位取决于学术视野。


  读一点不急用的书。读书的功利性是客观存在,但不等于说教师读书仅仅为了实用。读书是为了审美,我们提倡教师读书也要着眼于精神享受,在这个“推荐书目”中,更多的书是为了教师的文化品位和精神生活。教师学研究证明,教师是一个特殊群体,每天从事的工作比较单纯,从校门到家门,与外界接触少;加上教师整天和未成年人打交道,备课、上课、批改作业、考试、阅卷等等,容易出现心灵老化与职业倦怠,这就需要读一些不急用的书,甚至是闲书,来调剂一下,使自己的精神得到放松,情感得到激发,心灵能够飞翔。在这个“推荐书目”中,这类书虽然不多,但还是有一部分的,比如小说类、美学著作等,不求功利,可轻松读之。


  读书应有点和面的结合。如果说专业用书是点的话,那么文化类书籍就是面。即便在某一专业内部,也有点和面的区别。比如读了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》,如能引发你对叶圣陶先生的进一步了解,可以扩展阅读,去读《叶圣陶教育文集》,或者《叶圣陶集》。再比如你读了《文字学概要》,想全面了解文字学,就可以找很多同类的书来读,时间长了,你很可能成长为一名文字学专家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“推荐书目”中的105种书是远远不够的,仅仅给你引导了一条路径而已,你想有更大的发展,可以寻绎线索,开展“链式阅读”。如能取得那种效果,将使我们感到欣慰。


  各位语文教师,国家提倡全民阅读,我们应该带头。在全球范围内,我国公民阅读数量很不乐观。尽管在资讯发达的今天阅读的定义已经发生变化,但纸媒阅读仍然非常重要。我们这个“中学语文教师读书种子计划”如能在倡导全民阅读方面发挥一点作用,那将是更大的欣慰。


  老师们,行动起来吧!选出你喜欢的书,认真读起来;把你的读书心得写出来,与大家分享;将你在读书和教学专业发展上的进步告诉我们,让我们分享你的幸福!让书来净化你的心灵,提升你的境界,使你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吧!

 

  附件:中学语文教师“读书种子计划”推荐阅读书目.docx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     

2020年9月8日